武汉闪存产业链调查生产仍继续融资需求更加紧迫

武汉及其周边城市,聚集了一批国内乃至全球举足轻重的闪存大厂以及相关产业配套企业,这些企业近年与全球巨头的距离日渐缩短。

不止如此,号称“九省通衢”的武汉也为这些闪存大厂提供了较强物流和运输优势。

前述芯片设计厂商负责人也指出,如果疫情持续时间延长,会对半导体领域投资造成影响。“对于现在正在募资的企业来说,会带来压力。因为双方无法面对面;当然投资圈自身也会有压力。这会间接影响到半导体全产业链的发展进程。”

对此徐韶甫认为,目前还尚未观察到疫情对中国境内5G发展有显著推进作用。“或许目前可能因远距离办公、视频会议或云端影音的使用度显著增加,造成推动通讯产业的预期性心理,不过若以目前的终端需求来看,5G技术可能非必要条件。不过在原本就预期的5G产业应用上,或有可以纳入讨论的地方,如远距医疗等。”

虽然生产没有间断,但疫情对工厂本身的运转也并非全无影响。

不过该机构表示,尽管长江存储及武汉新芯都在致力安排足够产线人力以维持工厂运作,但受到封城措施影响,企业在复工方面依然会有隐忧。

对于投资周期较长的半导体产业来说,这尤为重要。目前海外领先的半导体大厂多经历过几十年发展历史,侧面显示出这个产业的发展纵深性和资金需求之庞大,也才有了半导体产业“板凳要坐十年冷”的说法。

湖北武汉是中国半导体业核心城市之一,长江存储、武汉新芯和武汉弘芯均为我国极为重要的晶圆厂,周边还有位于邻近省份安徽的合肥长鑫。

目前来看,作为晶圆厂,即使在节假日期间,这些厂商的节奏其实一贯稳定。

1月23日,武汉开始“封城”,此后湖北各地市相继加强防疫措施。疫情影响下,则难免会波及到整个半导体上下游产业链的生产和供应。

西部证券也指出,前述武汉这些晶圆厂除了每年的岁修外,一般都是全年不停工,目前看来仍在正常运转。短期来说,影响并不算大,但是随着时间周期的拉长,如果物流安排和工厂人员完全到位可能还需等待一定时间。

“长鑫存储属中国半导体重点企业之一,领有国家级特殊许可证,不受现在禁令影响,因此中国境内客户均可按时出货。”集邦咨询在报告中指出,不过长江存储的武汉厂区目前产能仅占整体NAND Flash产业投片量约1%,对于市场供给造成的直接影响有限,但若疫情延长,可能影响原本安排在第二季开始的扩产规划,有待持续追踪。

综合来说,前述IC设计厂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疫情对于恢复生产、进出口会带来短期影响,这需要一点时间反应、但不会太长。现在产业链在逐渐恢复研发,相应代工厂等已经在工作了,问题不大。

其他需要关注的方面,一方面来自人员。“各个厂家的人力不到位,是短期内影响运营的一大因素,但也难以有更好的办法来应对。”

所幸,半导体产业的行业特性让大多数厂家受到较小的冲击。2月12日,一名长三角区域IC设计厂商负责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就他所在的细分领域来说,产品生产主要在国外,因此影响不大。而设计主要是员工用自己的服务器和电脑、通过网络连接进行工作,总体来说受到的影响肯定比餐饮、电影等线下场景要轻,基本上工作都能够照常完成任务。

Canalys分析师贾沫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与半导体关联度很高的手机产业来说,武汉属于在全球占据一定地位的闪存制造中心。

整个疫情的控制的时间,像钟院士认为(国内疫情)是6个月内能够结束,其实我当时也是非常同意他这个说法,但是现在时间过去了,世界上其他地方并没有管控好,那么疫情管控的时间肯定要延长。所以到了这个时间节点以后,夏天过掉以后,我们就要再做第二次的研判,看这次疫情可以维持多长时间。那么到年底我们会再做一次研判,研判什么呢?来研判这个病毒有没有成为一个常驻人间的病毒。就是说如果它像流感一样从此就待在人间不走了,那这个时候这个病毒会呈现出来自己决心在人类社会长期待下去的这种态势,这就取决于这个病毒跟人类互相斗争的结果。

张文宏主任认为:这一次疫情的一个走向,在整个历史上没有出现过跟它一模一样的。现在我们也看到中国以外的病例数,现在已经超出了中国的数量,那么也就意味着我们这次疫情的管控的一个重点,现在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转移。

“但有一个问题,测试需要在实验室实地进行,这会带来影响。”他说。

现在如果下决断为时稍微早了一点,但是现在随着疫情的蔓延,越来越多的专家倾向于这个病毒有可能会在人间一直待下去,但是作为一个传染病公共卫生事业的专家,作为我自己本人,我希望我们还是通过现在非常积极的做法,各个国家现在已经做得比以前积极多了,我们还是能够把这个病毒最终能够控制住,不要再来,这是我们最好的愿望。

“陆续封城与交通管制的措施可能会影响到物流的运输效率,加上延期开工,下游模块厂与组装厂目前无法收货,导致封测企业收到晶圆制造者生产完的产品即便封装完好,可能也无法全数送到客户那端做测试或组装厂组装,只能暂且存放在厂内。”他表示,出货进度对晶圆制造来说不大,但对封测业来说则影响较深。

当然信心支撑可能会来自对5G应用的期待,尤其在“线上”生活正无限快速融入我们的今天。

“如果再考虑到有跨省级人员受交通管制影响而无法如期上工,即便半导体业者自动化程度高,仍会增加人员调度的困难,甚至在原物料的供应频率上发生变化;如此一来,半导体行业可能将谨慎评估放缓生产速度,或选择性生产的可能性,导致需重新调整交货进度。”徐韶甫表示,假若遇上这种情形,在有限的人力物力供给下,非必要性的研发工作与扩厂计划或许会被暂缓重新规划进度。

“短期内确实有一定影响,我们现在就要求是在家办公。”深圳一家涉半导体业务的投资机构总监这样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总体来说该机构对半导体产业的关注度没有什么变化,但疫情或多或少会成为投资节奏的掣肘。

如今,民进党当局又一次实现了“完全执政”。当初的承诺,是不是该用行动来兑现了。接下来,因选举而搁置的“安居政策修法”,是不是该重新启动呢?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供应链行业虽然在极力确保复工日期不过于延后,但部分企业要求人员复工后要再做14天隔离,恐怕会让复工率偏低,且复工后生产效率难以迅速抬升。

集邦咨询分析师徐韶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道,从半导体产业链来说,晶圆制造与封测业主要涉及生产环节,这两个领域暂时不会受到疫情太大影响。“因为工厂维持24小时不停机运作,生产安排也是事先规划好,加上厂房的自动化程度大部分对比组装厂要高、人力依赖度相对较低,所以至少目前为止能维持既定规划的生产量。”

此外是希望在产业政策方面,相关部门在员工薪资、房租等方面能予以支持,适当补贴或进行减免,减轻对行业带来的压力。

“对于新项目,我们一般会通过电话会议先了解;已经接触过的项目,投资节奏会延后一些。但这不是出于对行业的重新判断作出的选择。”该总监指出,不过对于一些融资需求较紧迫的半导体企业来说,目前的融资需求会更加紧迫了。

举例来说,投资机构的尽调一般会要求面对面交流,甚至去厂区或办公区调研,疫情的出现一定程度限制了线下交流的顺畅开展,自然也会影响到下一步投资计划的开展。

2015年,蔡英文竞选台湾地区领导人时喊出“安心居住政策”,但到2018年,台湾行政管理机构虽循此方向提出“实际登录2.0”修法,“草案”到了立法机构后全然变样,核心“草案”全被搁置不审,最后只通过“免除地政士登载责任”的版本。面对舆论痛骂玩假的,民进党民意代表管碧玲还说,没有一步到位的部分,将来会在“委员会”继续处理。

徐韶甫认为,在出货方面,主要视物流行业的运输安排而定。以目前的状况分析,仍有部分企业要通过特殊申请管道维持出货动线。

21世纪经济报道及其客户端所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广东二十一世纪环球经济报社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详情或获取授权信息请点击此处。

这些还仅是短期内的影响。更远的层面则关乎半导体领域投资和产业发展信心。

此前,集邦咨询半导体研究中心曾指出,长江存储和武汉新芯主要在NAND Flash领域,两家公司已要求非一线人员以外在家上班,厂务端人员仍依照年节安排正常运作,并严格管制人员进出。“目前没有任何产线有部分或全面停线,也即生产数量在短期之内不会受到影响。”

Author: enoffsid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