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薪、年会抽奖都不等于年终奖!@上班族当心这些“花招”

实践中,因年终奖发放引发的争议并不少见。法律没有强制规定企业必须向员工支付年终奖,企业可自主决定发放与否。

孙文表示,自己平时的工资由40%的基本工资、40%的月度绩效构成,每个月20%的工资扣下不发,而是汇总到年底乘以绩效系数算作“年终奖”。

采访中,还有员工向《工人日报》记者表示,自己所在公司喜欢采取“13薪”的方式奖励员工,每年年底会多发一个月的基本工资。但是,不少员工表示,自己并不清楚“13薪”与年终奖的区别。

公司负责人则声称,把公司积压的鞋子低折扣卖给员工也是年终奖的一部分,算起来公司的年终奖比往年还有所增加。

对此,福建厦信律师事务所律师何玲表示,《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7条规定,工资必须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的日期支付,至少每月支付一次。如果劳动合同中已约定工资按月发放,工资构成包括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加班工资等,则企业应按月足额发放职工的“绩效工资”,而不得扣留20%作为年终奖,更不能根据再次考核成绩,决定此扣留的20%绩效工资的最终发放金额,否则就属于未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的情形。

“公司年会有抽奖环节,抽到的奖品就是‘年终奖’。”在北京一家传媒公司上班的宋娇说,“我平时业绩不错,结果年底只抽到个运动手环,平时干活不怎么卖力的人,反而抽到了大奖,感觉实在不公平。”

花样3:拿多拿少不看业绩看运气

明明限制高消费,仍然可以乘飞机。究其原因,护照与身份证尚未在网络上互联互通,不能实现数据共享,只限制得了身份证买机票,却限制不了护照购机票。公安机关工作人员也坦承,目前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换言之,限得了高铁,限不了飞机漏洞确实存在。

有专家提醒,在用人单位与劳动者约定奖金的情况下,双方应就奖金支付的条件、义务及豁免情形进行充分协商。在双方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应当结合奖金支付的初衷及奖金性质综合判断。

在1月18日上海市政协的分组讨论会议上,该市政协常委、上海社科院思想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马驰抛出了这一问题。

回望这一年,中医药国际化同样迈出关键步伐。3月,中国中医药循证医学中心成立。这一全球首个中医药领域的循证医学中心,将致力于为中医药提供临床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更多依据,更好地帮助中医药走向世界。5月,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起源于中医药的传统医学章节首次被纳入其中,这为世界各国认识、了解和使用中医药奠定基础。

“这部分工资参与绩效考核,如果部门考核不达标,可能还拿不满这20%。”尽管去年考核良好的孙文拿到了年终奖,但他担心,如果自己中途离职,就拿不到这笔钱。

限制高消费人员不能用身份证买高铁票,却可以用护照乘飞机?

不过,非常严肃的限制高消费司法行为,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在“限飞”上被“架空”,这事的确不应该。

2019年,中国—白俄罗斯中医药中心等一批中医药海外中心建立。截至目前,国际标准化组织中医药技术委员会(ISO/TC249)已发布47个中医药国际标准。中医药正快步融入国际医药体系,为人类健康福祉作出更大贡献。

“年终奖是工资总额组成中的奖金部分,根据《工资支付暂行规定》第5条规定,工资应当以法定货币支付,不得以实物及有价证券替代。”何玲说。

“我担心‘年终奖’能否发到位,毕竟这是我工资的20%。”孙文告诉《工人日报》记者,去年入职时,合同里明确规定员工的月薪的20%不会按月发放,而是作为“年终奖”发放给个人。

实践中,围绕年终奖的发放,一些单位因“玩花样”而与员工产生纠纷的案例并不少。

在该公司上班的吴小姐反映,公司要求员工只能选鞋码,不能挑款式。“鞋子是客户不要的B品,质量可能也会有差别。”吴小姐说,上至经理下至车间员工都要买,“往年普通员工的年终奖也就1000多元,再扣掉一两百元鞋子的钱,还怎么过年?”

这说明法院的裁决能否被严格执行仍存在不小的问题,表面上被限制高消费了,实质上并未执行到位。如果不是那位研究员调研时有了这样的“意外收获”,这一问题外界显然不知。

“限高”却不能“限飞”,这一制度漏洞的存在,以前没能引起足够的重视。如今,被公开提出来,当务之急是关联部门要通力合作,切实做好“一网通办”“一网统管”,打通数据,尽快补上这一漏洞,也通过做实“一网通办”,最大限度地维护好司法机关的权威性和严肃性。

法官解释,本案中,解除合同与发激励金仅差一天,发放的“在职激励金”实为年终奖金,如果该年终奖属于劳动报酬,劳动者请求支付,应予以支持。劳动者在年终奖对应的考核年度不满一年的,用人单位也应该按照劳动者实际工作时间占全年工作时间的比例发放年终奖金。

但是,如果企业的规章制度或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年终奖,就应按照其规定或约定发放。在双方没有明确约定的情形下,应当结合奖金支付的初衷及奖金性质综合进行判断。

据了解,法律未强制规定企业必须向员工支付年终奖,企业通常根据自身的经济效益和员工绩效考核情况自主决定是否发放、发放多少以及何时发放等,具有不确定性、机动性。

在合肥一家私企上班的赵女士,其所在企业去年效益不佳,到发放年终奖时,公司给每人发了一台空气净化器。

被执行人没能有效被限制高消费,这与申请执行人合法权益息息相关,一旦让申请执行人和公众知晓,这无疑会让人心里“不舒服”,也会让公众对司法信任产生动摇。

花样1:应得工资变成年终奖励

据何玲介绍,13薪不等于年终奖。“正常情况下,13薪即年底双薪,是固定的劳动报酬,只要企业与员工有此约定,则在每年年终时,不论企业经营情况、员工表现,企业都应向员工多发放一个月的薪水。”

非常严肃的限制高消费司法行为,不仅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反而在“限飞”上被“架空”,这事的确不应该。

花样2:以公司自家产品替代发钱

实践中还有一种常见情况:发放年终奖前离职,能否拿到年终奖引纷争。

“企业发放年终奖时,首先要明确约定年终奖的发放规则,兼顾公平合理,并经民主程序告知员工,以充分发挥企业的经营自主权,调动职工积极性。”何玲提醒,“其次要注意诚信兑现约定的年终奖,不侵害员工的合法权益;此外,要解读好相关优惠政策,避免员工掉进发多得少的‘陷阱’。”

2013年3月,符某入职广州某公司,该公司于2017年1月19日解除与符某的劳动合同。2017年1月20日,公司向在职员工发放2016年度的“在职激励金”,但未向符某发放在职激励金。最终,二审判决公司支付在职激励金给符某。

2019年10月,中医药迎来“高光时刻”。全国中医药大会召开,《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出台,提出20多个方面百余条具体意见,为中医药发展“把脉开方”。这些举措力克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过程中的“疑难杂症”,致力于让老百姓更好享受覆盖全生命周期的中医药服务。

除了年终奖,年底职工期盼的另一个热闹环节就是公司年会。因为现实中,不少年会成了某些公司发放年终奖的渠道,有公司甚至将“年会抽奖”等同于年终奖发放。

有律师指出,如果将公司鞋子当作福利免费发放给员工,没有问题;但若是要购买并在年终奖里扣除,就属于变相强制消费。

2017年,一家著名家电企业在年终奖兑现中,除奖金外还发放了该企业自产品牌手机,被外界以此质疑公司的经营效益。

通常而言,既然限乘飞机,那就不可能通过任何一种途径再乘。吊诡的是,用身份证买不了机票,用护照却可以。也就是说,失信人员被限制高消费后,只要有护照仍然可以乘飞机。对失信人员而言,乘不了高铁,却能乘飞机,的确更加OK。

以自家产品替代年终奖,还有可能成为变相强制消费。根据媒体报道,2015年初,泉州洛江一家鞋业公司要求职工买本公司生产的鞋子,并直接从年前发放的年终奖金代扣购鞋款。

该“不舒服”的被执行人很舒服,申请执行人反倒“不舒服”,这于情于理讲不通,于法也说不过去,更不是应有的正义。实质上,设立限制消费令措施的目的,正在于杜绝“法律白条”,让没有执行判决的被执行人“不舒服”,才是应有的正义。

年关将至,年终奖的发放成为员工关心的话题。在上海一家技术公司工作的孙文(化名)则对此感到有些焦虑。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限制被执行人高消费及有关消费的若干规定》明确规定,当事人不得乘飞机、高铁、列车软卧、轮船二等以上舱位等交通工具。现实中却遭遇滑铁卢,显然是对司法判决严肃性的破坏,这消解了司法权威。

那么,是否有必要在劳动合同中约定年终奖发放条件等“硬指标”?

他表示自己通过调研发现,“失信人员按照现在的规定,不能买高铁车票,只能去坐绿皮车。这对失信人员是有惩戒的。但是,背后的问题来了:比如我被一中院判为失信人员了,我拿身份证买高铁票买不成了。但我有护照,我可以坐飞机,更加OK。”

据了解,现行法律中并没有涉及年终奖的相关规定,企业是否给员工发放年终奖,年终奖发多发少,属于企业用工自主权范畴。但是,如果企业的规章制度或者劳动合同中明确约定了年终奖,就应当按照其规定或约定向员工发放年终奖。

展望2020年,不少专家认为,随着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的落实举措出台,中医药“走出去”步子将迈得更大,原创优势将得到更大发挥,基层服务能力将得到快速提升,“家门口看中医”的福利将惠及更多百姓。

为了提升中医药服务带给老百姓的获得感和满意度,2019年7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发出通知,要求在各级各类中医医院中加快推广实施一批优化流程、改善服务的措施。在官网开通便民就医导航专栏,对中医医院内导诊标识指示牌进行整改,在省级及以上中医医院推广“一站式服务”……一系列举措大大方便了老百姓看中医。

赵女士说,当年入职时,她得知员工的年终奖金是写在劳动合同里的,“现在公司把奖金兑换成机器,让人失望。”

2019年,我国中医医疗机构快速增长,中医药服务能力持续提升。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中医诊所备案制实行以来至2019年3月底,全国已备案中医诊所9990个。截至6月底,我国中医医疗机构增至6.3万多个,其中中医类医院有5016家。

Author: enoffsid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