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安好医生“突破底线”持续亏损下疫情流量为网贷导流

在线医疗的火热使得主打互联网医疗的平安好医生备受关注。

近日,在行业一片火热之下,平安好医生再度陷入舆论的漩涡,其疫情期间其推行的“免费领口罩”活动被指虚假宣传,实际到手口罩与宣传型号不同,而物流费及领劵抵减售价环节也备受质疑。

此外,在京企业因国际化程度较高,也面临更大的“输入性”挑战。陈炎顺说,京东方有近2000名海外员工,其中仅在京韩国籍员工就有49名,“我们一方面劝他们的家属不要来,一方面严格要求执行14天的安全隔离规定”。小米公司也对此表示担忧,并针对外籍员工以及出入境较为频繁的岗位做出了针对性安排。

在营销支出上,2019年平安好医生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2.06亿元。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是平安好医生走向盈利之路必须跨过的坎。

虽然“疫情流量”可能会让大多数消费者觉得“突破底线”,但却实实在在的为平安好医生带来了用户数量,不过这种“数量繁荣”背后难以隐藏的也许不仅是难以留存和转化的问题,可能也同样难掩多年来平安好医生持续亏损的窘境。

其次,如何搭建医疗与保险的闭环模式是个难题,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互联网保险,获客成本是个绕不过去的共同难题。

“中国这座庞大的世界工厂已经重新启动和运转起来。在抓好防疫、有序复产、稳定全球供应链的同时,积极推动中国智能制造转型升级,才能有效抵御环境的影响,不负世界工厂的大国担当,增强中国经济的免疫力,为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注入新动能。”他说。

据《每日财报》报道,在平安好医生的APP中竟然有金融借贷的产品推广,这些借贷服务并不全来自中国平安,亦有360借条、百度有钱花、小赢科技的摇钱花等借贷产品。

北京奔驰是戴姆勒全球唯一同时拥有前驱车平台、后驱车平台和动力系统平台的豪华汽车合资企业,建有全球面积最大、综合性最强的梅赛德斯-奔驰乘用车生产制造基地。在北京奔驰总装二工厂的十万平方米车间内,无人自动分拣车正将零部件送往各个安装工位。技术人员根据柔性生产需求,熟练安装个性化的汽车零部件系统。据车间行政负责人刘兰春介绍,这个时间段有数百名工人在生产线上作业,每个人都必须事先备案健康信息,经过体温检测后,佩戴口罩进厂工作。

该报道称,2018年1月25日起在陌陌平台和百度平台分别推广发布有“走2000步每天领6元,新人可领186元”,“新用户注册直接送206元”、“立即下载天天领6元”、“下载立得6元”、“平安好医生步步夺金计步器,每天走2000步,我给你发6元红包”等推广内容。

旗下拥有今日头条、抖音等旗舰产品的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是近年迅速崛起的互联网企业,入选“2019福布斯中国最具创新力企业榜”“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字节跳动有关负责人表示,企业不断加强防控,落实企业主体责任,同时面向全国所有企业和组织免费开放飞书全部套件功能,帮助企业和组织提高协同效率,帮助社会各界共同恢复运转。目前,北京共有2.4万名员工,尚有数千名外地人员未返京,公司开发“健康报备”小程序,要求员工每日必须填报体温、触达人群及旅行信息,员工基本在家办公,并未降低企业运行效率。

共有超过22万名员工、带动周边和生态链上下游企业1500万人就业的京东集团,是中国最大的自营式电商企业,在北京地区有四万多人,2月3日正式复工,包括快递小哥等一线员工复工率达92%,承运医疗物资近一万吨。不同于生产车间,仅京东总部大楼就有近两万名员工。京东集团党委副书记、副总裁曾晨说:“总部两栋大楼除了几千人必须去,其他人在家办公。”

一盼加快国产化替代步伐,提高供给体系质量。陈炎顺表示,建议在战略性新兴产业加强国产化替代,改善自主创新能力弱、关键核心技术与高端装备对外依存度高等问题,进一步提高供给体系质量。

对于在线医疗行业而言,平安好医生“教科书式”的“翻车营销”也是一种警醒和提示,疫情下的行业热度毕竟是昙花一现的虚假繁荣,如何以创新的商业模式兼顾公益和商业,才是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最终出路。

该推广活动中,消费者下载平安好医生App平台后即可参与步步夺金有奖活动,实际领取的奖励金(红包)为可用于在APP平台上购买商品时可用于抵扣的等值健康金,并非等同于现金人民币元,造成消费者误认,也造成部分消费者未能及时领到相关奖励金而进行投诉举报。

在供应链方面,因一些中小企业复工不畅,加剧了供应链恢复难度,成为“卡脖子”环节。杨元庆说,复工后才发现,原来看似“边缘”的包装盒,竟成为很多企业无法顺利复产的“阿喀琉斯之踵”。同时,部分基层地区仍采用“一刀切”政策加剧了复工难题。

对于平安好医生而言,2万元的处罚金或许只是“毛毛雨”,毕竟背靠大树好乘凉,有平安集团作为“靠山”这点罚金还是出的起的。

四盼在智能制造上发力。杨元庆建议,加大智能制造投入,加快发展工业互联网。我国拥有全球规模最大、链条和配套最完善的制造业体系,处于从“制造大国”迈向“制造强国”的关键阶段,加快推动我国制造的自动化、智能化转型,加快工业互联网发展,不仅能够有效抵御疫情、事故、人员变动等外部环境影响,而且能够帮助我国制造业提质增效、降低成本,推动产业升级转换,迈向全球价值链中高端。

二盼加快改革步伐,释放市场需求。字节跳动、京东等有关负责人建议,进一步发展新业态、新产品,通过改革创新释放市场需求。可进一步创新教育和医疗体制改革,探索在线教育、在线医疗试点工作,并针对新需求、新业态的发展加强研究,力争在政策上实现突破,打开新的发展空间。

科技自媒体刘志刚 订阅号:互联网江湖(ID:VIPIT1)

美团还在稳就业方面积极行动,仅1月20日至2月23日外卖骑手岗位就新吸纳7.5万人,其中一半以上在本省就近就业,六成以上来自工厂工人和服务业从业者。2月24日,美团宣布启动“春归计划”,与全国1000余个城市配送合作商一起再提供外卖骑手、司机、仓储员等20万个长期就业、灵活就业岗位配置。

1月22日,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收到了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罚单因推广信息不明确被罚2万元。

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背靠平安这棵大树是平安好医生经得住持续亏损的关键,同时也平安好医生是作为互联网医疗平台的最大瓶颈。

三盼降低税费。有互联网龙头企业负责人表示,希望对部分税费进行减免,有效支持互联网企业的创新发展,加快出台软件行业的税收优惠政策,让软件企业将有限资金集中到技术开发创新。北汽集团负责人说,建议政府出台政策适当减轻企业税收负担和还债压力,加大融资和贷款支持,降低生产和产品准入门槛。

据东方财富快讯报道,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平安好医生)曾在2017年2月与北京某广告有限公司签订合同, 约定由该公司在陌陌等14家无线网络媒体发布相关信息以推广“平安好医生App”。

记者近日在北京中关村、亦庄开发区等地采访时发现,一批制造业和互联网龙头企业在积极防控的前提下加班加点协调供应链,复工复产比例逐渐提高。

美团点评集团是国内领先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服务涵盖餐饮、外卖、打车、共享单车、酒店旅游等200多个品类。疫情发生后,美团充分发挥互联网平台的资金、技术、数据等优势,捐赠两亿元设立全国医护人员支持关怀专项基金,启动一亿元应急服务保障金,并推出“无接触配送”、启动“春风行动”帮扶生活服务业商户等一系列举措,想方设法减轻平台商户经营负担,全力支持疫情防控等工作。

实体经济领域的企业抓紧复工复产,互联网领域的龙头企业也在积极应对。

作为一个医疗问诊平台,在获取疫情流量之后再为借贷平台导流,平安好医生的这波花式操作颇有些持续亏损压力下“不得已而为之”的意味。

来有为建议,加大协调力度,解决服务业市场主体恢复经营中的困难和问题,引导和支持生活服务业商户恢复营业,保障民生和百姓的日常生活,并考虑推广智能取餐柜等无接触配套设施。同时,可通过发放电子消费券等方式,加大对生活服务业的帮扶力度,提振市场消费信心。

不过虽然健康商场收入占比最高,但其利润率则呈现下滑态势,在健康商城业务的毛利率上,个人消费者的毛利率在10.8%、企业的毛利率在5%,总体的毛利率8.1%,相比2018年的10.8%反而下降了2.7个百分点。盈利问题似乎成为压在平安好医生身上的一道“符咒”。

互联网的一项职能是解决信息不对称,保险和医疗过去也都因为信息不对称而为人诟病。

有平安集团作为“大树”就意味着顺风顺水了吗?也许不然。

根据此前动脉网调研得出的数据显示,在医疗线上问诊中,疫情之外咨询最多的问题包括慢病复诊、肠胃不适、儿科育儿、怀孕待产、皮肤问题、妇科问题、脱发问题等。

作为北京市属最大国企,北汽集团2月10日起全面复工复产,并逐步提升生产交付量和生产负荷率,尽快实现满负荷生产。

北京奔驰党委书记、高级执行副总裁陈巍说,供应链的保障往往是企业复工的难题。政府部门和企业共同努力,协调多地供应商及时恢复供货,解决了原材料供应、物资运输问题,目前公司已经形成零部件和原材料供应的50多套预案,并逐步恢复序列化生产。

推广涉嫌违法被罚,营收靠平安集团“输血”?

据此前平安好医生发布的财报信息显示,平安好医生的客户结构上,前五大客户分别为平安寿险、平安产险、平安银行、平安健康险、平安普惠。五大客户贡献收入比,占到平安好医生总营收的 39.7%,平安集团不仅为平安好医生提供线下流量导入,也实实在在支撑起平安好医生的总营收。

作为全球第一的个人电脑和智能设备制造商,联想集团目前除了武汉、成都工厂以外,全国绝大部分工厂已经开工,并逐步提升产能。联想集团董事长杨元庆表示:“中国市场不管是智能手机、PC还是数据中心业务,本季度都会受到一定影响,不过中国市场只占联想全球市场的25%左右,联想在墨西哥、巴西、印度、日本的工厂都在加班加点生产。另外,由于春节前全力采购了各种零部件,可以满足几个星期的生产需求,疫情对联想的影响是有限的。”

《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研中发现,随着疫情持续,部分企业运行成本高企,存在不少困难。随着在京企业陆续返岗复工,防控工作也面临写字楼宇集中办公和输入性风险。同时,复工复产企业运行中,中小企业复工延缓导致供应链不畅的现象较为突出。

此前,平安好医生董事长、CEO王涛透露,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平安好医生平台访问人次达11.1亿,APP新注册用户量增长10倍。

企业盼降低成本提振市场需求

龙头企业带动“链式复工”

实际上,平安好医生一直以来也在积极探索多元化的盈利模式,比如为其他产品导流。

展望未来,受访的龙头企业负责人有四“盼”。

京东方是全球显示屏领域的领军型企业,在笔记本电脑显示屏、平板电脑显示屏、智能手机液晶显示屏以及显示器显示屏等五大领域均占据全球第一。在位于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京东方北京生产基地,春节及疫情期间生产线均未停工,依然24小时不间断运行。京东方科技集团董事长陈炎顺介绍,企业1月20日就成立了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和工作小组,迄今已发布五版《防疫手册》,对员工健康情况、行动路径及心理状态严格把关,层层防控,把疫情挡在园区和工厂之外。目前,包括武汉工厂园区在内,京东方在北京、合肥、重庆等地的园区没有发生一起病例。

据平安好医生公开的财报数据显示,自从2018年赴港上市以来,业绩始终深陷亏损泥沼。据财报数据统计显示,2015-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2.79亿、6.01亿、18.68亿、33.38亿和50.65亿,而年内亏损总额分别为3.24亿、7.58亿、10.02亿、9.13亿、7.46亿,5年累计亏损近40亿。

对此,有证券机构分析指出,对于纯线上的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很难获得高客单价和盈利,因为在医疗行业以往的盈利空间还是医药和诊疗上,诊疗费占比很少。核心业务需要跟医院形成协作,导致赛道中多数公司的盈利模式尚在探索阶段。

“小堵点”竟成复产“阿喀琉斯之踵”

“受疫情影响,手机行业一季度销量肯定锐减,但二三季度会报复性反弹。希望尽快恢复生产恢复工作,业务才会恢复到相对正常的地步,才能推动整个产业的发展。”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说。不少企业负责人在采访中表示,期待国家有关部门进一步支持龙头企业复工复产,维护全球供应链稳定。

曾晨建议,国家可进一步出台政策推动互联网医疗、互联网医院的发展,“这方面需要政策突破”。他认为,疫情给新的商业模式带来了机遇,比如无人零售、机器人配送、自提柜等业态今后的发展空间很大,建议在有条件的城市建立无人系统基础设施,比如配送车的道路保障系统。

半导体显示行业是战略性新兴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截至2月29日,京东方八万员工返岗率达95%。京东方有不少供应商产品,比如PCB板、背光源等来自疫情相对较重的地区,对此,政府相关部门大力协调,支持上游企业复工供货。

作为平安集团保险业务的信息“补缺”,平安好医生或许是合适的,但无论是互联网医疗还是互联网保险,我们明显感觉到公众的不适应不信任情绪比在线下更强烈,线上信息的纷繁复杂已经影响到公众的信任基础,因此,互联网医疗+保险今后的协同效应可能也将逐步减弱。

被指“口罩流量、发国难财”的平安好医生在推广活动上“翻车”也不是第一次了。

“这次疫情对汽车行业的冲击高于‘非典’期间。”北汽集团有关负责人说,整个行业面临五大困难:一是复工复产后防控压力倍增,管理难度和管理成本对企业提出严峻考验。二是复产延期,需求萎缩,企业收入遭受短期重创,同时疫情防控各项工作均需加大开支,企业资金流偏紧的状况更加严峻。三是疫情对产业链上下游造成严重冲击,一些供应商、经销商面临开工难、回款难、销售难的困境,一些经销商复工面临政策审批以及人员、防疫物资不足的实际问题。四是汽车产业高度依赖大众消费,疫情对市场活跃度造成很大影响,一季度汽车行业总体产销将呈现走低态势,预计整体销量同比下降20%以上。五是疫情带来整车和零部件运输困难、交通限行等物流方面的不利影响。

与此同时,企业面临内外部输入性风险。《经济参考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企业严格落实员工登记、防疫等要求,但外部交流人员、提供服务的外包人员等群体防控风险仍然较高,特别是外部各类人员所报信息无法及时核实,一些手工填写的表格更是难以追溯。

去年10月, 上海市嘉定区市场监督管理局收到徐汇区市场监督管理局转来的举报案件线索,反映平安健康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在推广销售平安好医生APP时有奖销售信息不明确的违法嫌疑,并于2019年11月1日立案调查。

美团点评集团副总裁兼美团研究院院长来有为表示,疫情对美团平台上的生活服务业企业商户产生了较大影响,大量本地生活到店综合服务商户暂停营业,休闲娱乐、旅游、住宿、亲子、电影等春节旺季性行业商户的营业收入大幅下降。美团自身的正常经营也受到疫情影响,因用户春节期间旅游订单、到店餐饮等订单大规模退订导致相关成本大幅增加,各地限制人口流动的政策对相关员工、骑手的返程返岗也产生了较大影响。

一家龙头企业负责人说:“因补贴加班员工、采购防疫物资等原因,不到两个月时间公司行政成本增加七八千万元,物流成本增长了20%。”

医疗作为具有一定公益属性的稀缺公共资源,其商业化是由限度的,对于互联网医疗平台来说,医药电商是一个不错的盈利点和发展方向,但为追求多元化盈利而为成为“贷款超市”,不免有些本末倒置了。

在业务营收结构上,2019年平安好医生健康商城收入29亿元,同比增长55.68%,目前是公司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之一。客观上,这难免让人感觉是在“以医疗平台之名,行电商平台之实”,这也似乎印证了,在疫情当下,平安好医生为什么冒险也要获取“疫情流量”。

随着“在线办公”逐步恢复为“在场办公”,疫情防控的挑战加剧。目前,不少高度集中办公的大型企业已经在近期要求员工陆续返回工作岗位,平时就颇为拥挤的商务楼宇防控难度剧增。一名参与社区防控的基层干部表示,他们近日在检查中已经发现有楼宇出现人流高度集中的情况,物业公司并未采取有效措施,有企业对上班人数上限的要求也没有落实。

互联网医疗机构探索多元化盈利模式无可厚非,但在“口罩流量”之后为追求利润向借贷平台导流则似乎突破了医疗行业底线,不免有过度逐利之嫌。

疫情流量难掩持续亏损,贷款导流突破“行业底线”?

客观来讲,2019年平安好医生净亏损虽有收窄,但仍然高达7.47亿元。

一个成功的商业生态应该是高频与高频共振,或者高频带低频。但如果是低频和低频的“报团取暖”则会陷入“获客成本陷阱”,导致双方业务的获客成本飙升,盈利问题自然难以解决。由此可见,平安好医生+平安保险的生意看起来很美,但要真正形成商业生态闭环,可能还有很大的坑要填。

除制造业外,服务业复工压力仍然较大。来有为表示,随着各地陆续复工,生活服务业商户复工率缓慢上升,但整体复工率还不到60%,旅游、住宿等行业的复工率仍在低位徘徊,服务业商户的复工率仍远低于制造业企业。

据新浪财经报道,2017年平安好医生总计才有6130万新注册用户,2018年新注册用户为7240万,2019年新注册用户为5000万,总体来看2017——2019平均新增用户数约为4600万。

换言之,在线问诊似乎更像是个关于医疗健康的知识付费或者关于心理疏导,而非真正的在线“诊疗”。

Author: enoffsid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