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职生顶岗实习与复产复工共振

浙江旅游职业学院空中乘务专业实习生面对疫情依然坚守岗位,做一名最美的高空“摆渡人”。 学院供图

在记者的调查采访中,新冠肺炎疫情给高职生顶岗实习无疑造成了一定影响,但总体来说,影响还在可控的范围内。特别是随着国家号召企业复工复产,高职院校也在逐渐松动,不再要求学生“按兵不动”,而是在保障安全的情况下逐渐走上实习岗位。

曹朝霞对记者表示,目前,全校在企业顶岗实习学生人数稳定在286名。学校也正在考虑给上级部门打报告,看能否增加学校派出学生进行顶岗实习的名额。

“万一学生在公司发生感染,我们肯定要配合当地的疫情防控部门,采取措施。作为校方,我们也会与企业协调,尽量保障学生的安全。”李斌说。

曹朝霞说:“一方面学校通过一定的方式给学生宣传在疫情防控期间,怎么做好自我保护。但是学生的自我保护,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光靠个人的力量不成,更多需要实习单位提供防护,以给顶岗实习学生一个安全的环境。”

疫情防控一刻都不能放松,随着国家号召企业复工复产,这一过程中也需要顶岗实习学生返岗。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高职院校校长对记者表示:疫情来袭,学生去不去企业顶岗实习,要看学生能否从顶岗实习中有收获,或能力、视野能否得到大的提升,或顶岗岗位是否就是未来的就业岗位,“若不是,徒增学生感染风险”。

最近,台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下发通知,要求防疫与顶岗实习两手抓。据李斌介绍,第一要考虑学生返岗路上的风险,家长能自驾车送的尽量自驾车送;其次,学生家里离实习单位不是太远的,学校联系企业,企业能安排车辆接的尽量安排;学生如果乘动车到台州来,学校建议也是实习单位派车辆到车站接,减少学生因为交通产生的风险。此外,学校还安排两批人,一批人专门联系企业的人事负责人,了解整个公司疫情的防控情况是否正常;另外一批人员就是班主任,每天联系学生了解各方面情况。同时,李斌所在学院也与顶岗实习的学生签订了承诺书,提高学生在工作中对疫情防护的警惕性。

曹朝霞表示,如果顶岗实习学生一旦出现被病毒感染的情况,就意味着校企双方要承担起责任。“我们是在排除这种可能性的基础上,才安排学生顶岗实习,否则,对于企业和学校来说就不是双赢,而是冒巨大风险。目前,学校有一个防控疫情的整体预案,具体细节还在不断完善中。”

“毋庸置疑,上合组织的巨大成功对构建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具有重要意义。”埃尔加舍夫表示,未来,在寻求解决各种全球性问题的过程中,上合组织的声音将受到广泛关注。(完)

为学生顶岗实习和就业,学校未雨绸缪

据此,费小平向记者表示,这两项加起来为6.34%,“属于可控范围”。

对这一天,全球期待了许久;为这一天,中美双方努力了许久。23个月、13轮、20多次,这三个看似简单的数字,折射出第一阶段协议的来之不易、艰难曲折。

“即使这样,我们的实习和就业工作要落实到每个学生。”费小平说,一是针对学生不能按时到岗面临被辞退的用人单位,学校向企业说明特殊时期上级有关规定、要求以及未按规定上岗后可能带来的风险,通过沟通协商稳定学生的实习岗位;二是已经与学生签订就业协议的用人单位,主动了解、关心用人单位疫情期间的工作安排和复工情况,共同商定解决复工中的问题,保障毕业生就业率。

“同时,协同企业组织‘网络面试’,依靠‘云平台’实现双选。”费小平说,以此实现学生“足不出户敲定实习(就业)单位”目标。

(责编:何淼、熊旭)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使许多国家遭遇了一系列严重的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埃尔加舍夫说,在疫情背景下,上合组织各成员国在医药、卫生领域的合作将越来越紧密。而中俄等地区大国积极开展疫苗研发工作,让人们看到了战胜疫情的曙光。

埃尔加舍夫分析说,打击“三股势力”、贩毒、武器走私、非法移民以及其他类型的跨境犯罪行为,维护欧亚地区的和平、安全与稳定是上合组织的重要职能。依托上合组织,各成员国打击“三股势力”及其他犯罪活动的能力大幅提升。

2月19日,浙江省宁波市人社局和市教育局联合发文《关于组织做好职业(技工)院校学生顶岗实习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组织做好职业(技工)院校学生顶岗实习,支持企业复工复产,预计有万名以上师生参与帮助企业复工复产。

2月底,该学院对全部3981名即将毕业的学生进行了调研,发现89.5%的学生已有了实习单位,其中原本有实习单位,因疫情不能按时上岗已被单位辞退的有77人,占毕业生人数的1.94%;因疫情不能及时上岗的有175人,占4.40%。

曹朝霞表示,学生有序进行顶岗实习的另一个原因是要考虑校企合作的长期稳定,现在企业的确遇到了一定的困难,复工人员比较少。学生又在比较关键的岗位上,在前期的顶岗实习中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基础技术,如果这时候这批学生不到岗,对企业生产就会有很大的影响。

签字现场多次响起热烈的掌声,表达了人们对中美实现阶段性“止战”的欢迎,以及对过去两年中美经贸团队努力的致敬。美国《外交官》杂志撰稿人吉拉德女士是签字现场的见证者之一,她在中国生活了二十多年。在中国做生意,她用一个词来形容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意义,那就是“希望”。

记者调查发现,防疫工作尚未结束,高职院校派学生去企业顶岗实习,几乎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明显比平时加强了与学生的沟通,与企业的交流。

“这286名学生全是去年年底就与企业签订好了顶岗实习协议。”曹朝霞向记者介绍,有的年初就去了企业,有的春节期间回来,随着国家鼓励企业复工复产,很多学生陆续回到了岗位。

温州职业技术学院产品艺术设计1702班赖晓聪制作

是的,中美是全球前两大经济体,达成协议、停战止战,就是世界摆脱增长低迷、促进和平与繁荣的希望。为了这份希望,中美不仅要把协议签下来,更要落实好,用第一阶段协议的实际成果向国际社会证明:中美双方虽然政治制度、意识形态等方面存在差异,但有能力处理好分歧,为继续推进解决问题创造条件。

这几天,浙江旅游职业学院院长杜兰晓一直在学院召开与实习和就业有关的会议,调研学生实习和就业情况,正在拿出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和方案,包括国家刚出台的增加“专转本”人数,可能对这类专业有所倾斜。

“其实,这些顶岗实习学生未来大都就是企业的员工,企业按准员工要求他们复工复产,学校不好有太多干预,只能在提醒企业保障学生安全的情况下,鼓励学生返回岗位。”曹朝霞说。

温州职业技术学院会计1907班鲍丽静制作

而在江苏常州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副院长费小平眼里,“疫情对实习和就业有一定影响,但影响面不大。”

“由于防疫需要,学校还未全面启动学生顶岗实习,正在进行的主要是年前对接好的学生。”该学院汽车工程与信息学院院长李斌介绍,目前企业的复产需求非常迫切。之前与学校合作的公司,正在联系学校,希望学生能够返岗。

所有的数字凝结成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20多次:中美远隔太平洋,谈判不只是面对面磋商,而是加班加点、夜以继日,通过各种有效方式进行密切沟通。其中,双方牵头人进行了20多次通话,两国元首更是2次会晤、7次通话,在关键时刻起到了重要的引领作用。

2月20日,浙江省教育厅印发了《关于做好职业院校学生顶岗实习支持企业复工复产的通知》,要求各职业院校要及时调整工作步骤,根据当地的疫情防控形势、企业疫情防控情况以及复工复产企业对从业人员专业、岗位等要素需求,有序启动学生特别是毕业班学生顶岗实习计划,支持浙江省企业复工复产。

顶岗实习高职生逐渐返岗

“企业必须是经当地防疫部门批准备案复工复产的企业;不能是劳动密集型企业;同时必须不是疫情严重地区的企业,应是目前已经出现拐点并有效控制疫情地区的企业。”对于学生的顶岗实习,湖南安全技术职业学院院长郭超这样说,“此外,学生的顶岗实习应严格遵守当地政府的疫情防控政策,同时加强对学生的安全防护教育,与企业建立更加密切的沟通渠道。”

这是截至3月3日,内蒙古包头职业技术学院教务处处长曹朝霞统计学院去企业顶岗实习的学生人数,更重要的是,她还要统计一下每个学生每天的健康情况。曹朝霞每天提心吊胆,但让她感到幸运的是,目前分散在全国各地的顶岗实习学生健康状况良好。

纳米比亚卫生部长卡伦比·尚古拉8日说,又有两名医护人员因感染新冠病毒死亡,使该国因疫情死亡的医护人员人数升至6人。他表示,医护人员感染增多给卫生系统带来沉重负担。(执笔记者:吴长伟;参与记者:吕天然、荆晶、张改萍、汪平、赵宇鹏、邢建桥)

赞比亚卫生部长奇塔卢·奇卢菲亚8日表示,第二波疫情来势凶猛,政府协同各方,正采取果断措施遏制疫情进一步蔓延。他说,为减少人员接触,避免交叉感染,赞比亚公务人员已实行轮班制。

“我们首先会解决重点合作的企业,这些企业相对来说用工量会比较大一点。学校也会向学生推荐这批企业,加深校企合作的深度,同时借这个机会摸索创新校企合作的方法。”李斌表示。

布隆迪政府8日宣布的措施包括:自11日起将采取措施加强防疫,关闭陆路和水路边境,仅允许跨境货运;航空入境旅客需在指定酒店隔离7日并接受两次核酸检测;开展为期30天的新冠免费检测等。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持续,不少高职院校正在调研学生的顶岗实习和就业状况,以便未雨绸缪。据记者调查了解,涉及文旅、餐饮、酒店管理等专业的高职院校,其学生的实习和就业相对影响较大。

这位校长还表示,如果之前与单位签订了顶岗实习协议,可以由学校出面与单位解释,寻求理解,要求延迟。

13轮:从2018年2月至2019年10月,中美共进行了13轮高级别经贸磋商,每一轮都谈得很艰苦,曾一度接近达成协议,也曾多次出现反复。就在有争有吵的谈判中,双方对彼此更加了解了,用理性、尊重与合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

其实,早在春节前,浙江台州科技职业技术学院汽车工程与信息学院已对接好企业,安排了第一批100余名学生参加顶岗实习,后因疫情防控全部停岗。2月24日,该学院第一批16名学生已经到达公司。截至3月3日,43名学生已经返回顶岗实习岗位。

调研还发现,已与单位沟通好等学校同意上岗后再去上班的有1951人,占49.03%;有实习单位,但在全心准备专转本复习的有1346人,占总数的33.83%。“这部分准备专升本的学生,反而成了我们的‘烦恼’,如果学生升本成功,就得让实习协议作废,学校就得出面向企业解释。”费小平说,学院真正还没找到实习单位的仅有10.5%,但这里面还包括全心全意准备专升本的4.72%,还有一定人数的创业和出国学生。

针对来势凶猛的第二波新冠疫情,多国宣布继续实施严格的防控措施,一些国家继续推进新冠疫苗采购计划。

23个月:从冬到春,两度四季轮回。从华盛顿到北京上海,从阿根廷到日本,中美双方经贸团队的足迹几乎遍布全球。其中中方牵头人刘鹤8次带队飞往美国华盛顿。以北京到华盛顿的直线距离11000公里计算,近两年来中方经贸代表团往返飞行距离近18万公里。一路辛苦奔波,中美双方终于用最务实的办法找到了解决问题的途径,从易到难,循序渐进,用时间找出了答案。

“学生的顶岗实习是教育教学阶段的一个重要环节,学校对此必须要有所把控。尽管返岗的这部分学生还是少数,但我们的工作还是要做细,每天都会通过电话进行逐一统计。”曹朝霞说。

按往常,这是就业季,高职院校大部分大三学生走上了顶岗实习岗位。然而,新冠肺炎疫情的到来,让很多高职院校对即使已经签订好了实习岗位的学生要求“按兵不动”,甚至要求“结束实习返回家”。

顶岗实习学生防疫做在每个细节中

(实习生李文斌对此文亦有贡献。)

南非总统拉马福萨8日发表讲话说,2021年南非政府的首要任务就是控制疫情。他说,疫情影响了经济,南非目前正处于第二波疫情中,这波疫情或许比第一波更为致命。他表示政府将进一步扩大检测规模,并推广疫苗接种。

在疫情防控的紧要关口,已经到岗的学生应如何做好防护工作?“学生的健康安全无疑是摆在首位的。”曹朝霞说,对于已经顶岗实习的学生,学院安排专门的指导教师对学生的日常工作进行监控以及线上指导,包括实训操作以及心理关怀等。

Author: enoffside.com